走进燕国 >> 燕都遗迹 >> 易都—容城南阳遗址、雄县古贤村遗址

    易都—容城南阳遗址、雄县古贤村遗址
·春秋早期燕都迁临易
   《世本》:“燕桓侯徙临易”。
  文献记载春秋早期燕桓侯(公元前698-公元前691在位)徙临易,这个临易在今河北雄县、容城一带。
  
  燕宣侯——公元前706年,山戎越燕伐齐。
   │
  燕桓侯——公元前698-公元前691在位期间,徙临易。
   │
   燕庄公——公元前664年,山戎来侵,齐桓公救燕,北伐山戎。
    
  学者多把这次迁都与“山戎病燕”联系起来,“病”即威胁、侵犯。山戎或认为就是冀北山地发现的玉皇庙文化,或认为是商周之际到春秋中期东北地区的夏家店上层文化。
  1966与1979年,河北容城县晾马台镇西北阳村村民掘出春秋战国时期燕国的铜壶、铜鼎和铜壶盖。器物上刻有“左征”、“右征尹”、“西宫”等铭文,这应是燕都内府官署和宫禁的名字。1981年,河北容城的文物工作者在晾马台镇南阳村调查发现“燕国城”和“晾马台”两座大型春秋战国台地文化遗址,专家认为这两个台址,可能是南北二城的格局。征集、清理出有铭铜器、陶器及骨器40多件。带有“易市”陶文的陶碗和陶罐,点名了这座都邑的名字。1988年出土带“燕侯载之莘锯”铭文的铜戈三件,燕侯载就是战国早期的燕成公,这就表明战国早期临易仍是燕国都城。

     
战国“易市”陶罐 弦纹铜鼎 战国铜凿
燕刀币 战国三穿铜戈 战国“燕侯载之萃锯”铜戈 “西宫”蟠螭纹铜壶
 
 
南阳遗址北侧断面   南阳遗址东北侧断面

容城县南阳遗址全景

·春秋晚期燕都的迁徙
    古本《竹书纪年》:“梁惠成王十六年,齐师及燕师战于泃水,齐师遁。”——见《水经注·鲍丘水注》。
  如果文献中关于春秋早期燕桓侯徙临易和战国中期燕文公以易为都的记载都不误的话,那么在这两次迁都之间,燕国的都城就一定曾离开过雄县。
  关于燕都迁离雄县的原因,有的学者考证与春秋晚期齐国伐燕有关。公元前539年,燕惠[简]公因为宠信佞臣造成内乱,被迫逃亡齐国。齐国借口送燕惠公返国,于公元前536、前530年两度联合晋国侵燕,后来燕立新君悼公媾和。大概是因为临易地近齐境,燕悼公遂将都城北迁。
  关于北迁的都城,同样史无明文。不过有的学者根据梁惠成王十六年(即燕文公七年,公元前355年)齐师伐燕打到今北京平谷和河北三河一线的泃水,推测迁都后的都城应在蓟城或窦店古城,不过这个蓟城的位置仍未能考定。

·战国中期燕文公都易
  《水经注·易水注》:“易水又东径易县故城南,昔燕文公徙易,即此城也。”
  战国中期,燕都重返易水流域。这里的易县不是今天河北易县,而是汉代河间府易县,其位置或在旧都临易附近的古贤村遗址。
  古贤村遗址位于南阳遗址以东3公里的古易水西侧,还有雄县古贤村“大城”一座。古贤村原名古县村,即古“易”县。大城南北宽约1000米,东西长约1200米。
  除了燕釐公三十年(公元前373年)燕国败齐国于林营,前面还提到燕文公在位期间也曾在泃水一带击败齐军,这些大约都让燕国有了南向的资本。另一方面考古学显示,战国中期燕文化的西北边界越过军都山,进入冀西北山地,那里驻牧的玉皇庙文化恰在这时衰落。燕都再次南迁和西北部的发展,构成了燕国称王的政治背景。
  《史记·燕召公世家》:“釐公三十年,伐败齐于林营。”
  公元前323年,下一任燕侯正是用这个名字,和秦、韩、赵三国一道称王——易王。